凤麟

求而不得,当爱时,你的不爱,当忘却时,你的挽留,终究是爱错,爱在错误的时间,爱错了的一个世纪,不是你的误,又何尝是我的妄。

千夜小二:

【花吐病康八篇】HE
在一次次逼问无果下,胤禟放弃了询问,他开始观察胤禩身边的一切。
  花吐病在情动下发作最厉害,那日的偶遇是在家宴之后,所以他猜测那人必定是身边之人,而且绝非一般。
  他开始观察,他依旧没日没夜的陪在他身边,他透过他的目光去查引起胤禩情动之人。
  他暗暗对自己发誓,若知了那人是谁,他必定不惜一切代价也杀了他陪在八哥身边。
  胤禩知了小九依然没有放弃去查那人是谁,所以他特小心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,不让人发现。
  但是情若能控制住便没了开端那痛苦的折磨。
  胤禩知道自己时日无多,他开始找各种借口留宿皇宫,找各种借口陪在康熙身边。
  一日看着病中的胤禩,心疼的不行,知道让他回府休息定是不愿的,他便偷偷命人在他滋补的汤中下了安神的药材,待看他昏睡在伏案上后,便吩咐收拾一间屋子给他休息。
  没过一会胤礽和胤禟一同来向康熙请安。眼尖的胤礽看着桌上那盘未下完的棋,便知是康熙与胤禩的手笔,他调笑的说:“小八又来缠着皇阿玛了?”
  康熙笑笑说:“是的,不知怎的就是不愿离开,看着他面色憔悴,给他的汤药中下了些安神的药材,才送他到隔壁休息。”
  说者无意,听着有心,胤禟看着他们的调笑,他的心瞬间冷的如冬九的寒冰,一个可怕而又真实的答案从脑中浮出。
  康熙看着胤禟的面色越发的惨淡,他不免担忧的问“胤禟,你这是怎么了,你八哥身子不舒服,你也是吗?”
  胤禟强撑着笑说“回皇阿玛,不是的,只是儿臣方才突然想起府中有件急事要处理一下。”
  康熙不以为意的摆摆手“有事你就回去吧!”
  胤禟一路赶着出了宫门,坐不住给安排的轿子,直接抢了护卫的马匹朝府中方向过去。
  他当然不是去自己府中,而是一路来到胤禩的书房,在其床铺下的暗中拿出一个机关盒。
  这个机关盒是当年自己寻得给胤禩做生辰贺礼,让八哥专收心爱之物之用。
  他熟练的打开盒子,翻腾着里面的东西,里面除了良妃,自己,和小十送的一些贴身的玩意外,他在最低层找到了一福字。
  胤禟当然记得那字,那是当年康熙嫌弃八哥字丑,便握着八哥的手一笔一划的和八哥写出了这句------情不知所起。
  他颤抖的拿出这幅字,他一个冲动想将这幅字粉碎,但是心中的理智不停的告诫着他,不可以,不可以……
  他呆楞的在床头静静的等着,世界顿时一片安静,仿佛心脏停止跳动,脑袋忘记思考,有那么一瞬间似乎呼吸也停止。
  阳光由弱到强,再由强到弱,他都没动过身子。
  直至最后一抹光线从西方退去,门外响起虚弱的脚步音。
  胤禩推门而入,他惊讶的看着床头定住的胤禟,再看到他手里拿的东西,一股恐惧涌上心头。
  “八哥…为什么…为什么…为什么是他?”
  肯定的疑问显然胤禟已经知道一切,不过不知为何,胤禩心中又有了些许淡然。
  “是啊,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是他,可是爱上了就没办法。”
  胤禟对胤禩的解释当然不接受,世界上他爱任何人都可以,但是唯独那人是不可以。
  那人是谁,他是至高无上的皇上,他是三千人的丈夫,他是天下人的主子,他是最无心之人。
  “八哥,你真的就要这么死去吗?”
  “你也知道,这是无药可医。能看着他也是一种幸福了。”
  “可是…可是…”
  胤禟还准备说些什么,可是胤禩不想听,他哀怨的打断他的话“好了,小九,什么都不要说了,答应八哥,这事不要告诉任何人。”
  
  在胤礽的恳求下,胤禟答应替他隐瞒,可是这病却是他治不了。
  
  花吐病每个人都会吐出自己的花朵,胤禟不知道胤禩为何会口吐红梅,也许是因为独树枝头的气质,也许是他温润倔强性格,也许,也许有太多…
  他不禁想到一个故事,在宋朝有位画家,他画的百花惟妙惟肖,能招蜂,能引蝶,世人赞之,奇之,他自也为甚好。
  一日百余名画者集于茶馆,共赋风雅,画家被邀约其中。
  众人觉空谈天地甚是无趣,便以四季为题,邀画家画花一幅以供观赏。
  画家提笔作画,春画百花,夏画百荷,秋画百菊,冬画百雪。
  众人叹为观止,赞其画为神作,但有人奇之,雪为水,怎可算花?
  画家答,雪成堆为雪,独片形似花,我画空落百花,有何不可!
  众人又服之,却又一老者言,夏为荷,秋为菊,冬为雪,春却百花,无表者,无独者,空有四时之感,却无四季之时。
  画家问,那依老者言,何为春?
  红梅独傲其骨,不畏春寒,不惜争艳,乃引春者。
  画家觉之有理,便又提笔作画,却被老者拦之,心中无梅,画也仅是百花一朵,何辱了其艳。
  众人唾老者无理,但老者之话却深折画家之心。
  从此画家潜心研之,但总觉不善。
  长此以往,呕喈于心,身子越发憔悴,有人劝其放弃,但他不做理睬。
  众人叹其痴傻,渐渐与之远离。可画家依旧我行我素,每日更是茶饭不思。
  终一日,画家再度提笔做画,刚画其枝,便一口鲜血喷于纸上,朵朵红梅晕染开来,画家见之,终于笑了。
  我终于画出红梅!
声传山间,走至小巷,可是却也是最后一副。
  胤禟不知道他的八哥和这画家有什么关系,但是想想,若是他八哥,恐怕也会为了那份执念用血画梅,至死不渝。
  日子一天天过,胤禩病一天天加重,想想在这温润中死去,他也无憾。
  可是天不如人愿,康熙圣旨一出,南巡便是三五六月。
  康熙下命让胤禩在府中修养,不得劳累,可是胤禩怎的不明白,这一离开便是生死两隔。
  那日出发之时,胤禩心异常悲痛,呕吐出的鲜花,朵朵如刀片般划过喉咙,咳嗽耗尽了身体的力气,每一次都恨不得扯出心肝脾胃。
  他累的说不出话,站不起身,但是他想,他想再见一面,再看一眼他遥不可急的那人。
  胤禟正好来看胤禩,看着胤禩跌跌撞撞的样子,他赶忙上前扶着。
  “八哥,你这是何必呢!”胤禟扶起快倒地的胤禩,看着他的样子,他的心也快疼的没法呼吸。
  “小九,八哥求你,求你带我去看他最后一眼!”胤禩如痛哭般,抓着胤禟的衣角祈求。
  胤禟看着不顾生死的胤禩愤怒了,他扶着胤禩大喊,“八哥,你会死的你知不知道!”
  胤禩也着急的大喊“看不见他,我会死的更快!”边说边推开胤禟的手,想着他爬也要爬过去!
  他好想,好想最后见他一眼。
  胤禟无奈,抱起已经骨瘦如柴的胤禟,一路快马加鞭的赶到城门。
  可是就在快到的时候,胤禩又怯懦了,在人群中他让胤禟放下他。
  再看一眼,远远的再看一眼就够了。
  御驾摆起,明黄的龙轿,伴随着威严的龙鼓步步前进,奢华的队伍也一点点远去。
  胤禩感觉直到队伍消失在眼前,他的心也会随着一点点停止跳动。
  终于他扛不住的倒下了!
  “八哥!”小九的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瞬间炸响在人群。
  他紧紧的抱住那要冰冷的身体,他不停不停的祈求着老天爷,求你,求你,救救八哥!
  “禩儿这是怎么了!快传御医啊!”
  胤禟抬头看着来人,还是那个明黄的龙袍,他没空也没心情去纠结康熙为何出现在这里。
  他泪眼的看着康熙“皇阿玛,皇阿玛,八哥,八哥这是…这是…”
  康熙听着胤禟吞吞吐吐的模样焦急的问“快说,你八哥是怎么了!”
  “八哥这是…花吐病!”
  康熙听到这三个字,感觉一下受到了晴天霹雳,他愤怒的问“谁!那人是谁!”
  胤禟深深地记得他答应胤禩的话,他摇摇头说悲凉的嘲讽到“说谁有用吗?那人不会爱上八哥的,那人是不会爱上任何人的!”
  听着胤禟的话,看着他那愤恨的眼神,康熙瞬间明白了什么,他伸手抚摸了一下胤禩苍白的脸蛋,弯腰将胤禩从胤禟怀抱起,用今生最大的温柔的说“你就怎知他不会爱上任何人呢!”
  康熙将人一路抱到自己的轿中,轻轻坐下,换个姿势将人窝在自己怀中,伸手理了理他额头前狼狈的碎发,轻轻的喊着,“禩儿,禩儿…”
  昏迷中的胤禩朦胧中听到康熙的声音,强烈的思念让他慢慢转醒,看着眼前的面容,感觉自己在做梦。他撑着一口气,伸手想抚上那张他爱的脸。
  可是气力不够,慢慢的只觉得那张脸越来越远,嘴巴张张合合的想说“我果然还是在做梦!”
  康熙微微一笑,伸手握住胤禩要掉落的手,低头先吻去了胤禩眼角的泪水,然后一路向下,吻上胤禩那干涩的唇。
  胤禩感受着环绕在口腔中的那份温热,一点点的挪动自己发苦的舌头,慢慢与之迎合。
  一吻完毕,他和他残留的银丝中带出一朵银色的百合。
  康熙看着还在呆滞中胤禩,点了点他的头“小傻瓜,爱上我为何不说呢!”